孤青_满血复活渣基三

不入流的文手而已

那个狗比苍爹的绑定奶真不是东西(1)

chapter1 从头再来

顾昀面无表情地点击了确定,屏幕上一身玄甲的苍爹顶着系统脸也面无表情。

不是顾昀不想捏脸,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捏。混了三四年基三,顾昀大号小号开了不少,从来就会捏一张脸,哪怕是顾昀特意改变捏脸数据,最后也会莫名其妙又改了回去。现在的顾昀一点捏脸的激情都没有,顺手给屏幕上面无表情的苍爹加了个泪痣就胡乱建了个角色。

还行吧。顾昀想着,摸了根烟叼在嘴上。好歹也是个军爷,前两个赛季也是别人跪着喊爸爸的门派,和天策一样是T,自己估计很快就能上手。系统脸就系统脸吧,总比以前那张一看就是自己的浪子脸低调。

“小爷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啊。”顾昀摸摸下巴,在yy里感叹道。

“诶哟我的侯爷啊,你可真不要脸,愁死我了。”沈易嫌弃的声音在耳麦里突然响起,滋啦一声吓得顾昀差点把鼠标扔出去。他定了定神,把yy的窗口调出来,才发现沈易挂上麦了,还自己配了个苍云粑粑的伴奏,显得非常拉风,特别像顾昀之前仇杀列表里的一个狗丐。这狗丐从君山出来之后从来没干过好事,插旗敦奶遛鸟样样精通,还很不要脸地管顾昀叫老弟,整天做完大战就是满地图溜顾昀。在顾昀那点为数不多的小白的岁月里,狗丐顶着个浩气指挥的名头顺理成章地把连莫雨信件都不知道上哪看的顾昀坑进了浩气。狗丐没别的爱好,就喜欢攻防对冲的时候高歌一曲,从自挂东南枝唱到我从剑三来,吓得恶人007死命嚎着求放过卖情报。对面id雁北的气纯恶人指挥上任之前恶人谷吃了不少狗丐的亏。顾昀年少不经事,一度还很崇拜狗丐。

所以后来狗丐对李丰耍手段不闻不问的时候顾昀也格外心寒。

“少放些乱七八糟的伴奏,好好说话,麦离屁股远点。”顾昀抬手禁了沈易的言,慢悠悠地重开了自己的苍云号,确认了id子熹,正式开始了自己从头再来白手起家的剑三生涯。

赶上gww善心大发充消一块钱送直升丸子,顾昀直接充了十万通宝,顺便买了套外观,略过了顾昀自己早不知道扔谁肚子里的新手任务,在苍云信使的面前伴随着一路炸橙子般的瞎眼特效瞬间满级。

顾昀蹦蹦哒哒出了雁门关,快捷键开了地图之后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地图上,一半的线路都无精打采地默默灰着,平时顾昀喜欢逛的无量山苍山洱海昆仑洛阳等等……无一例外地没法神行一键到家。得了,顾昀再打开背包一看,可怜的不足200金也静静地躺在背包深处,哭泣着等待更多同伴。顾昀好像都能听到那一百零几金在自己耳边嘤嘤嘤,感觉自己的苍爹穷的浑身上下只剩通宝了,连侠义值和威望值都低到令顾昀大脑发胀。当顾昀还是浩气指挥的时候,从来没为缺金少银发过愁,甚至连给别人送钱都是几千几千地给,哪里想到自己现在连修装备的钱都没有。

真是雪上加霜。顾昀在心里小小的抱怨了一下,光标转到地图上的扬州,神行去了扬州主城接秘境任务。没侠义值和威望值换装备的苍爹简直得跪下给别人喊爸爸,顾昀一扫血条,关了阵营模式才三万五的血量,随便拉一个藏剑都不止这点血。多亏gww的一时心软,顾昀好歹有一套1080品的装备,一万七的装备评分打打小白蹭个大战还是没问题的。

刚进扬州主城,顾昀习惯性地扫了一眼世界频道,正巧看到了一条几秒钟就被淹没的消息。“小白奶歌求个师父父!!!”

是真小白没跑了。顾昀寻思着,傻孩子连怎么发拜师都不会,只知道在世界频道瞎喊。想到自己空荡荡的列表,顾昀觉有必要充实一下自己的养老生活,费劲拉了好一阵消息列表,找到那个小白长歌之后点了组队。小白秒入队,马上发了个近聊给顾昀。

“大佬给带吗?!!!”

顾昀看到这条近聊,烟差点没给笑掉,直接在队伍频道哒哒打字。

“奶歌,点消息列表下面的频道,紫色的是密聊,蓝色的是队聊。你刚才发的近聊,队友很容易看不到。”

过了能有五六分钟,奶歌才在队伍频道里发了条消息。“谢谢大佬!大佬给带吗?我嗑直升丸子,什么都不懂。”

顾昀盯着那行字,莫名想到自己前几年一个人默默在黑戈壁砍石头还总被别人抢先死活凑不齐100分的日子。当时顾昀不喜欢在网上和别人说话,连野队都不敢组只能自己一个人拼死拼活地瞎打,一点技巧都没有。就在顾昀快对基三失去兴趣A了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同意了狗丐的组队邀请,又鬼使神差地拜了狗丐为亲传师父,从此开始了现在想来傻的可笑的阵营小斗士生活。顾昀这人,自打家里不缺照顾学校里不缺关注,总惦记着别人对自己那点好,心里软的好似棉花糖,稍微热乎点就能给顾昀整融化了。但是当棉花糖都化干净的时候,剩下一根孤零零的竹签子,怼得别人钻心眼的疼,自己也折断了。他自己不好,又见不得别人不好,最后逼得自己转服重来。

唏嘘了好一阵,顾昀反复打量了一下这个奶歌,一个二段轻功飞到对方身边,发了个队聊。

“拜亲传吗?除了亲传我不收。”

面前的琴太有一张软萌萌的捏脸,小小的人抱着有自己那么高的琴,让顾昀有点我见犹怜。

奶歌好像也没想到顾昀真的肯收自己,还是收的亲传,过了好一会才发了个拜师申请。顾昀点了同意之后奶歌立马换成了师徒频道发了个“师父父~”。

呦呵,学以致用的挺快啊。顾昀觉得此子可教,回了个“哎~”。得瑟的波浪线浪出九曲十八弯,撩拨着长庚的心弦。他紧盯着屏幕上系统脸的苍爹,心里一阵发酸。一万七的装分,一穷二白的背包,三万五的血量。那人以前的军爷号从来没这么难堪过,

顾昀看着列表里亮着的头像,id“北雁归兮”的小白奶歌成了他第二次基三生活的开始。顾昀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酸的咸的甜的混成一团,黏腻的尝不出味道。他干脆地在师徒频道打字。

“走了徒弟弟,师父父带你去做茶馆日常!”

“好的师父父!”

转眼过了两三个小时,顾昀耳麦里除了背景音什么都没有,安静得有点诡异,让顾昀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

被忘了个彻底的沈易没等到顾昀的解禁,也没注意到gww的善意,自己苦哈哈的开荒去了。


评论(9)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