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青_满血复活渣基三

不入流的文手而已

段子

#歌词向虐cp
#cp很杂什么圈都有
#小段子,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lo主歌单奇特,脑洞较怪

1 《相思局》 cp:钤光(刺客列传)
一生只为你谱下相思局,一生里走不出一场生死局。
已经很久了,陵光站在城墙之上,脚下万里江山烽烟四起,天璇已无回天之力。
天璇无将,自副相去世后,连文臣都再无惊才绝艳之辈。陵光知道天璇已是积重难返,只是不搏上一搏,他怎么面对公孙钤呢?
“天璇已亡,陵光。”身后红衣的人冷冷道。
“你当初,也是踏着无数尸体走上城墙的。慕容离,公孙是你如友,你怎么还他的命啊。”陵光紫衫艳绝,一双杏眸满是讽刺。“也不用你还了。了了你的愿,孤王也算自食恶果。慕容离,你赢了。”
“我杀他,只是因为他是天璇的臣子。若他不是,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慕容离回道。
陵光仰天大笑,痴傻入魔。
“我害了那么多人,也轮到我自己了。”
好似朱雀展翼,城墙上冲天火光,紫色的身影像坠落的蝶。
他又看见了那个谦谦君子。

2 《月光诀》 cp:双白(刺客列传)
披上盔甲,一缕牵挂,风沙埋百卷思念。
蹇宾想,他是喜欢山林里那段日子的。
也对,悠闲自在,没有恼人的老头子叽叽喳喳念叨什么天命,也没有繁重的朝政叫他不成眠。齐之侃随时在他身边,笑得像个孩子。
齐之侃就是个孩子,蹇宾知道。他比自己小上很多,久不出山林,熟读兵书也只是为了排遣时光。一柄长剑,一身白衣,就算浪迹江湖也是自在随风。他不该为了一己私心把他带出山林的。
蹇宾的头又在隐隐作痛,理政到底是件累人的事情,这么多年下来也把他的身子熬出不少隐疾。
“王上!”齐之侃慌忙上前扶住蹇宾,一把搂在怀里,轻轻用力帮他按摩。蹇宾这才感觉好了很多,靠在齐之侃身上也不觉得累了。“王上,夜深了,朝政明日再看吧。”齐之侃有些心疼。
“小齐,”蹇宾笑了。“有小齐在,本王怎么会累啊。”
有小齐在的。
但是小齐也会跟丢的。
一纸绝笔,要他见字如画。“你叫本王如何见字如画!”细雨连绵,好像在嘲笑着他的无力。
血溅,白衣却未染上半点猩红。他静静的躺在冰冷的殿前,如释重负。
千里之外的瑶光,齐之侃挥剑,倒在城墙之上。

3 《外婆桥》 cp:红兴(EXO/极限挑战)衍生
爆竹燃,黯淡月弯弯。锣鼓转,踏醒路长长。
“哥哥!哥哥!”
何辅堂弯下腰,一把抱起团子一般的小男孩,笑得跟傻子似的。“诶呦,我的小二爷,别摔着了。”
二月红一撇嘴,吧唧一口亲在何辅堂脸上。“哥哥不是会抱着我吗?难不成哥哥还能把我摔下去啊。”
“好好好,我抱咱家小二爷一辈子。”
“二爷?二爷?该起了,佛爷他们都等着呢。”老管家轻声唤道。二月红皱皱眉,从睡梦中惊醒。见老管家实在着急,便应了句“知道了”打发走了。
今日是何辅堂出殡,二月红倒想一直睡下去,怕是还能多见见何辅堂。醒了,就再也见不着了。
红衣灼灼,是何辅堂最喜欢的颜色。
“咱家小二爷穿红色最好看,漂亮还不俗气。”
那我穿着你最喜欢的颜色送你离开我。此去便是半生思念,再不相见。
哀乐奏起,二月红扶棺。路长道远,要是何辅堂迷路了怎么办。

4 《My love》 cp:灿白(EXO)
Over seas and coast to coast,To find a place I love the most.
组合解散很久了,该离开的都离开了。朴灿烈拒绝了公司的挽留,一个人不知所踪。
他去了很多地方,曾经组合开过演唱会的所有地方。中国,日本,北美,东南亚。他看着曾经他纵情歌唱的舞台上其他组合的艺人挥洒汗水,很像几年前的自己。真的是到了这样一天朴灿烈才知道,所有的浮华都是曾经的回忆,不会长久也不会消失。半夜一个人在酒店里,抱着吉他又弹又唱,哼出来的却是一首很熟悉但想不起歌名的爵士乐。他努力在记忆里翻找,只找到了些许片段。
柔软的碎发,风情万种的下垂眼,一笑就变成四方形的嘴巴。
他想起来了,是边伯贤。
组合解散之后,所有人在酒桌上说了自己的打算,三十多岁的男人们哭成一团,和十多年前一样。边伯贤穿着笔挺的西装,眉目间也有了些岁月的痕迹。他喝得醉醺醺的,靠在朴灿烈肩上,含含糊糊地说。
朴灿烈,我们分手吧。
边伯贤留在公司当了老师,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
朴灿烈走上寻找回忆的旅程,他想再找找当初和边伯贤在一起时的感觉。
现在他找到了。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床上,看着窗外繁华如梦,冰冷的城市靠霓虹灯取暖,他唱着《心动》,想着边伯贤。
“灿烈,陪我打游戏!”
“你给我唱歌,我就陪你打。”
“你真讨厌。”

5 《Monster》 cp:Crewt(神奇动物在哪里)
I see your monster,I see your pain.Tell me your problems,I will chase them away.
“想去霍格沃茨上学?”Newt放下手里的箱子,还没来得及脱下大衣就听见Credence低声的请求。
或许不能算请求,就是通知。Credence举着霍格沃茨寄来的入学通知书,一脸无辜地看向Newt。“入学通知书都寄来了,还是校长亲自写的呢。”Credence的语气活泼不少,和当初跟他回英国时截然不同。Newt想,也许他已经能适应这个社会了吧。
他想了想,也许去上学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就去吧,我送你。”
“你不留我一下?”
Newt话音刚落,Credence就着急了。他急急上前几步,吱唔着说不出话。最后Credence低下头叹了口气,什么也不说了。
Newt能感觉到他的失落,不禁偷笑。
“上学其实也可以回来的,霍格沃茨的假期很长的,你想回来和教授说一声就行了。”Newt抱了抱Credence,揉乱了他整齐的头发。没想到Credence一把拉住他的手抱紧了他,顺便在他耳侧留下一个轻吻。
“你要每周给我写信。”
“好,天天写。”

6 《历历万乡》 cp:盾冬(美国队长)
踏遍万水千山总有一地故乡。
Bucky抱住怀中的纸袋,里面是他的早餐。
这里是罗马尼亚,东欧的小国,适合他一个人生活。
他觉得自己的记忆在一点点回来,但也只是一点点。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水里把任务目标救上来,但是目标应该认识他,还不像其他人那样叫他“Winter solder”,反而是很亲昵的“Bucky”。
Bucky就Bucky吧,反正他也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也许很多年前他们真的认识呢,虽然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这么多年还有人能认识自己也是很难得啊。
要不是在街上,Bucky真想拿出本子把那个人的名字记下来好好想想。他抱着早餐,压低帽檐,小心的把左手藏好,匆匆离开面包店。
“Cap,我刚刚好像看到James了,不过应该不是他,咱们再找找吧。”
“好吧。”
Steve感觉刚刚从面包店出来的人有点眼熟,但是很快就看不到那人了。

7 《The lovers》 cp:哈蛋(王牌特工)
He promised her he would return,while the time won the battle .
Eggsy现在是一个合格的Kingsman了,Merlin这么觉得,Rox也这么觉得。任务完成得很完美,平日里也收起了之前的痞气,像个绅士一样优雅。
但敏锐如Merlin也发觉Eggsy越来越不像他自己了。他总是在刻意模仿着一个人,而且模仿得很完美,和他的老朋友像极了。终于有一天Merlin忍不住了。他找来Eggsy,像正式和他谈一下。
“Merlin,我真的很好。”Eggsy抿了口红茶,领带打得十分整齐,头发也用发胶抹得一丝不苟,鼻梁上的眼镜映出神色严肃的Merlin。
Merlin可没心思喝茶。“Eggsy,”他叫着对面人的真名,“你不觉得你变了太多吗?”
Eggsy一愣,有些局促地笑了。“可是合格的Kingsman不就是这样吗?”
“Kingsman可不全都是Harry个型的。”Merlin一针见血。
谈话以Eggsy的沉默作结,Merlin也不想再谈下去了。
回到家里,Eggsy照常给了小妹妹一个晚安吻,回到了自己房间。他把J.B哄出房间,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又是不眠。
该死的老男人。

8 《错误的相遇》 cp:AL(指环王)
落花有意流水太无情,有缘相遇擦身又分离。
“Legolas。”
精灵王子被人皇的呼唤找回神志,才发现Aragon正握着他的手,一脸温柔。
“Legolas,你有想过西渡的事情吗?”Aragon轻声问道。时间太无情,Legolas只能看着恋人一点点苍老下去,而自己容貌如初,恍若初见。
Legolas有预感,这大概是最后了。
“Aragon,”他注视着恋人的已经衰老的面容,“我不会西渡的。或许精灵必然离开中土,但我宁可前往曼督斯神殿,等待着再去寻找你。”
“想金花领主那样?”Aragon喃喃。“Leggy,西渡吧。”
Legolas不语。他窝进Aragon怀里,闭上了眼睛。Aragon抚摸着他的金发,柔声劝慰:“Leggy,你Ada在西方等了你六十年了。你知道我们最后一定会分离的,但死亡不是终点。”
“可你明知我会随着你心碎。”
“Leggy,答应我。”
睿智的眼睛失去了光彩,苍老是一段风华,年岁不知情长。
伊力萨王逝世那日,最后的精灵终于在灰港扬帆起航,离开中土。精灵的时代彻底落幕,中土的命运起起伏伏,已于精灵无任何意义。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