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青_满血复活渣基三

不入流的文手而已

借我半生(四二)
lo主的小脑洞,其实lo主本命是启红。这篇文就是一些四二师徒日常小片段,关于二月红宠阿四,阿四守护二月红的故事。
------------------------------------------
Chapter1
阿四觉得,自己能遇到师父,是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阿四躲在后台,目不转睛的盯着台前那人。那人水袖飞舞,咿咿呀呀的戏腔婉转而出,唱得看戏的客官柔肠碎尽。百转千回之间,一出戏已然落幕。
眼见着师父往后台走了,阿四赶忙装作收拾行头的样子。
“阿四,帮我把妆卸了。”二月红摘下头面,坐到水晶镜前,对阿四说道。“是,师父。”阿四捧起一盆水,浸湿了手巾,轻轻打了些皂,小心翼翼地抹去二月红脸上的油彩。
“二爷,佛爷来了。”红府的老仆福伯突然匆忙地走了进来,低声在二月红耳边说道。二月红眉一挑,“这军爷不好好在自家府里享乐,跑到我这戏台来是想砸场子吗?”福伯笑笑,瞄了一眼为二月红卸妆的阿四,劝道:“佛爷那日也是不知是你派了阿四送东西才留下阿四,他又没见过阿四,自然是起了警惕。现在阿四也回来了,二爷大可不必与佛爷生气,毕竟这北方人咱们最好敬而远之。”
阿四心中冷笑一声,也不言语,全等着师父开口。
二月红绣眉轻皱,从阿四手中拿过手巾不紧不慢地自己卸妆。阿四垂手站在一旁,心道师父千万别因为自己和佛爷赌气,这罪责他可担不起。
“叫他等着,等我卸完妆了再见。”二月红道。
“这……老奴这就回复佛爷。”福伯退下,出门前还狠狠瞪了一眼阿四。阿四吐了吐舌,不说话。
待福伯走远了,阿四也觉得心里有些后怕。“师父,咱们这么晾着佛爷,佛爷生气了怎么办?”他替二月红脱下戏装,小声问道。二月红冷笑,“他既然敢留我红府的人,也该知道是什么后果。虽然我动不了他,表面上的功夫我还是要做一做的。”二月红穿上一件白色长衫,转身摸摸阿四的发顶,道:“阿四你也不要害怕,师父定不可能让他人欺负到你头上。”阿四笑着点头,“是,师父。”
说起这事,故事还得说到几天前。
二月红新得了一把宝剑,是红府的伙计刚从斗里带回来的。想着自己与佛爷私交也是不错,便叫了几个月前被自己送出去历练的徒弟陈皮阿四送剑。阿四就带着剑去了佛爷府。结果佛爷府上的家丁不认得这个二爷的徒弟,竟把陈皮给扣下了。最后还是二月红带人把阿四带回来的。
话说回来,二月红最终也没有露面,张启山白白跑了一趟,留下了重礼道歉。阿四这几天在梦里都能笑出来。
师父果然最疼自己。

评论(2)

热度(38)

  1. 月上广寒孤青_满血复活渣基三 转载了此图片